文狐网

国画

首页 > 书画 > 国画

张云耕花鸟画

作者:张云耕      阅读:19075      更新:2018-11-23

 

张云耕艺术简历   

 

       张云耕,一九四七年出生于山东平度,青年时定居青岛。号“三味草屋主人”,山东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擅长中国人物画,花鸟画及国画重彩。曾先後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及中国画研究院姜宝林工作室研究生班。曾任青岛大千书画院院长; 中华艺术研究会名誉会长;被云南石屏美术家协会聘请为艺术顾问;张立辰艺术馆名誉馆长。其作品参加国内外大展并多次获奖。多幅作品被美国、  日本、东南亚、加拿大等国家及台湾友人、国内单位、友人收藏。 近年来,作品多次在《中国画刊》、《美术》、《中国书画》、《中国书画报》、《当代美术家》等画集书刊上发表。简历先後被编入《山东美术家大辞典》、  《山东美术全书》、  《中国大百科全书<人物专辑>》等书刊,被誉为中国当代最具实力派画家之一。

 

110cm×53cm

 

110cm×53cm

 

110cm×53cm

 

110cm×53cm

 

110cm×53cm

 

100cm×67cm

 

110cm×53cm

 

110cm×53cm

 

110cm×53cm

 

110cm×53cm

 

名家点评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读张云耕其人其画


       张云耕先生又名耘耕,1947年出生于山东平度。早年从岛城诸名家习画并步入画坛。20世纪90年代初,年逾不惑的云耕先生为求得在艺术上的发展,毅然进入中央美术学院深造。期间,他得到姚有多、李少文、张立辰等多位当代著名艺术家的指导与亲授,不仅大大拓展了自己的创作思路,而且为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云耕先生是一位画路比较宽的画家,尤以人物画和花鸟画突出。他的画首先是具有明显的苍古、浑厚的美学风格,不以甜俗媚人,而以苍润、老辣的笔墨功力取胜。他的这一绘画风格源自于他对中国画笔墨精神的理解与运用。他的画在取材内容上与前人并无多少区别,但他力求与传统的笔墨程式保持一定距离,无拘无束地去表现自我与大自然亲和贴近过程中所获得的独特体验。他力求将粗放、率真的笔墨轨迹与个人飞动激扬的情感世界融为一体,因此他追求艺术面目的朴实和苍古,力避纤细和矫柔,反对狂怪荒诞。云耕先生艺术面目的第二个特点是充实于作品之中的郁勃之气。自古以来中国画家都讲究和重视作品中”气”的把握,云耕亦然。在他作品中的郁勃之气与传统文人画中的书卷气以及古人那种感时伤怀的个性流露不同,他更多的是表现出一种内在的、蕴含着旺盛生命力的勃勃生气。我认为这是一种与作品笔墨、布局、创作时序浑然一体的人格力量的物化形态,是诚于其中而形平于外的一种精神力量。我们所追求的艺术个性,也正是在这种自然的笔墨运转中得以展现。
       作品意境的开拓,也正源于画家的这种精神气质。
       近年来云耕先生的作品经常见诸于报端,多次参加展览并获奖;世纪之交,他又出任大千书画院院长,无疑为他的艺术生命开创了一个更广阔、更富有挑战性的未来。画家的生命正是在不断挑战和创造中前进的,创造过程即生命过程,云耕先生正是站在这样一个新的起点上把握机遇,再创未来。

       (邱振亮:  青岛市科技大学美术学院院长、著名美术评论家)
 

充实之为美

文/薛永年


       作为—名画坛花鸟画家,在传统深厚画家如云的花鸟画界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已属难得,以鲜明个性语言为当代花鸟画坛增加一道独特风景更为可贵。
       由中国国画研究院院长陈忠洲先生拿来他的花鸟画作品,看后甚是吃惊,他的花鸟画有李苦禅的味道重一些,但已经跳了出来形成了自己鲜明的风格。长方形构图中横空争俏的白梅,苍浑淋漓的荷花,滋润的小草,壮硕的野鸟,在粗放中散发着饱满的青春气息。有一种北方特有的厚重和充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想到《孟子》所说的,  “充实之为美”  “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想到司空图《诗品》所说的“大用外腓,真本内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
       张云耕是一位善思考,重实践的画家,他的画作是他理论思考的视觉外化和物化。张云耕的花鸟画属于新意象范畴,他对自己的艺术定位或进行过深思熟虑的选择和逐步深化的调整。他从民族和时代审美意识传承,流变的高度,做出了“意象”型的定位选择。
      他认为创新必须打破传统,特别是打破其固有形式的束缚。使之能适应时代要求,但打破并不意味着彻底背离,没有民族特色的艺术犹如没有土壤的纸花,所以创新还必须继承传统的精华,而传统的精华不只在于笔墨手段,更在于“意象”造型观念。
       他说“意象”不同于形象,它是主观情思加客观物象,使形象主观化,感情化。中国画的特点并不像很多人说的“以形写神”而应当说,“以神写形”并解释道:中国画造型并不是基于从里到外的科学解剖,而是符合视觉美的合理处理,他有科学的一面,又有大胆夸张个性特点的一面,然而“意象”是一个包容很宽的领域,不同层面主体之“意”与客体之“象”的比重并不相同。根据“意象”中主体成分的递增情况,可把张云耕的画分为三类。第一类:传统性写意花鸟,他的传统功夫和文人画的高雅意境,期待着个人的个性创造。第二:画家不追求绘画难以负担重大意义,也不炫耀自己下过一番苦功夫,更多足将外在的自然借来,打破揉搓,重铸营造出超越物象的艺术境界和雄浑,冷逸、静穆,深沉的审美氛围,以表达北方自然特有的韵致给予自己心灵的感受和感悟。既是渴望回归自然的心态。第三类:大意笔写意花鸟画。在这里“意象”即被意念化了视觉形象或幻象。这些作品装饰的程度减少了,写的自由度增加了。
       纵观历史,前辈大师们创建的艺术丰碑使人仰止,他们似乎穷尽了花鸟画的表现形式,但社会在发展,时代总给人以像新的认识方式,人与人气质不同,感受不同,所以艺术永远也不会走入绝境,主要把精神在体验中深化,自己就会释放出无限的创造力,就会有自由的创造心理空间。
       实践这样勤奋,认识如此清醒,一定会前程更加辉煌。

      (薛永年: 著名美术史论家、美术批评家、书画家,书画鉴赏家)


21世纪有影响力画家个案研究--张云耕

 文/贾德江


       张云耕的写意花鸟画,是一个带有承前启后、借古开今的水墨文本。他和每一个画学中人一样都经过临摹、写生、创作这一探索之路。通过对物象的基本观察和对艺术技巧的磨练,探知古今画法、画理之深奥,从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展,在现代文化的观念与出新的思考中,在艺术的法度中,去寻找借鉴属于自己施展的范畴。从他的作品中不难看出,文入画传统或古典法则的追寻,构成了张云耕花鸟的基调,画家是在由经典样式入手而创立新的经典。
       张云耕早年曾从临仿任伯年小写意花鸟画入手,后学徐渭、八大、吴昌硕等古人和齐白石、李苦禅等今人,走的路是他同时代人都走的路。不过,张云耕走进经典,并不一味地追摹前人,而是以更多的精力去体验生活、观察生活、感悟生活,力创新路。因此,他笔下的荷草树花、鹭鸶山雀、公鸡秋藤,生意灵动,个个鲜活于画面。洒脱而不失方寸,性情化而不失理法,率意而不失精微,飘逸而不失力度,与用笔用墨用色的徐疾、浓淡、纷披、勾斫极为协调,点和线的虚实节奏是在笔的起落之间流露而出,骨力雄峻,笔底万象,造型与笔墨相互照应,透出的是画家的笔墨功底,散发出的是萧散清逸的品格和气息,其间还蕴含着昂扬的精神。
       萧散清逸是一种品格,生意盎然是另一种意味,二者原本各有格制,殊难统属于一乙常见画家各执一端,率意而行。而张云耕却能将此二者统于一幅画中,构成他的花鸟画生意盎然的萧散特质。我以为,能承担起这一重任的画家,除了对传统经典有透彻理解、对生活充满热爱之外,一定还要具备宽大的胸襟和谦和平淡的性格修养,’因为这是统摄这两种品格不可忽缺的“艺术意志”。
       已近花甲之年的张云耕,差不多经历了建国以来时起时伏的花鸟画变革的全过程。他留恋传统绘画的笔墨结构与美学观念,又在面对当代时空的现实中不断开拓新的视野与境界。他是真正的以最大的功力打进了花鸟画的传统,又以最大的勇气打出传统的典范,这一进一出对于张云耕的艺术创造则有着境界高低的差别。我们有理由期待他在人生艺术的征程中,取得更大的进展和更高的成就。

       (贾德江: 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主编)
 

上一篇:袁陵华国画
下一篇: 邹大耳国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