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以德服人的老驴_寓言哲理_文狐网

一匹以德服人的老驴

房伟|2727次浏览|个人主页

  太阳落山了,森林里一片祥和。土拨鼠已早早地钻入了安乐窝,几只斑鸠和松鼠叽叽喳喳地唱着歌,布谷鸟们正在小声地讨论着《每日森林》周刊上的流行服装时尚。不久,一切又归于沉寂,即将来临的森林之夜,仿佛是一片黑沉沉的海洋。

   此时,老驴班吉也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冷清的小路上,只有班吉清脆的蹄声回荡在四周。偶尔,也会远远地传来几声野兽嚎叫,让班吉有点心惊肉跳。他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妻子萨拉米做的那香喷喷的麦片粥。那是多么香甜可口的东西呵!当然,还有儿子小班吉,他是个聪明能干的小家伙,每次在全年级的数学竞赛上都拿第一名。为了他们,班吉不得不每天起早贪黑地赶路运盐,希望多挣一点钱,能养家糊口。萨拉米失业快一年了。动物合作工厂因为效益不好,裁减了许多工人,工厂委员会的主任狐狸沃克也拿不出什么办法,被协调到动物安置委员会去当主任了。

       站住!一声凶狠、阴冷的喊声打断了班吉的思路。一个庞大的影子映在了月光下。原来,是一只歪戴着皮帽子的狗熊,它稀稀拉拉的毛被染成了金黄色,嘴里不学无术地叼着一把刀子。

      “你是谁?”班吉战战兢兢地说。他感到浑身在发抖。

      “老伙计,弄两个钱花花,要不然------哼!”狗熊挺着胸脯,恶狠狠地说。

      “我没有钱”班吉慌忙捂住了钱袋。

      “那也好”狗熊不屑地说“我也可以杀了你,拿走你的钱,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再把你的皮晾干,挣些外汇,你说,这有多好。”说着,狗熊勒住了班吉的脖子。

       “你不能这样!”班吉拼命的挣扎着说道“你绝对不能这样!”

       “为什么?”狗熊松开厚厚的熊掌,奇怪地看着这头有点与众不同的老驴。

       “因为…..”班吉喘着粗气,用力地抚摸着被勒红的脖子,两只灰耳朵不停地抖着。“因为,因为咱们是一家人嘛,现在已经不是动物吃动物的旧社会了。”班吉理直气壮地说。

       “一家人?”狗熊饶有风趣地看着班吉“你哪有一点象我?”

       “是…..,是一家人”班吉梗着脖子说“你看,咱们生活在同一个森林大家庭,头顶同一片蓝天,足踏同一片大地,虽然世界象个万花筒,是那样丰富多彩,但你我都是众生一分子,都应该和睦相处。还有,你有毛皮,我也有毛皮,你会叫,我也会叫….。”

      “我说,你这头驴可真够罗嗦”狗熊不耐烦地打断它的话头“跟我说这些废话是没有用的”。

      “慢着….”班吉的思路有些混乱,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把钱给你还不行吗,别吃我,我上有老,下有小,不容易呀”。

      “对不起,我改变主意了,想驴财两得。”狗熊耸耸肩,又勒住了班吉的脖子,班吉四只可怜的蹄子在空中无力地扭动着,看上去有些滑稽可笑。

      “呜….”班吉几乎说不出话来,它突然想到,好象在哪里见过这只狗熊。于是,努力挣扎着吐出几个字“我…..我见过你”

      “什么?”狗熊大吃一惊,熊掌略松了松“在什么地方?”

      “《每日森林》,”班吉拼命地伸着脖子“一年前,在《每日森林》的“模范动物访谈录”专栏上,你代表私有工商业主讲过话,对!你是熊牌日用品厂的老板!报上有你的照片,还配一篇文章,题目是《以德服人塑造企业文化》。你叫希拉!”

      “啊?!”狗熊尴尬地张开嘴,不好意思地松开手,脸上露出悲哀的神色“对,我是希拉,我早应该想到,做一个名人,总要牺牲自己的隐私。”

     “那太好了”班吉好象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你们不是讲和平共处,以德服人吗,我至今还记得那篇文章,好象有一句是“以德服人,民免而无耻…..”班吉晃着瘦瘦的驴头,有滋有味引经据典起来,显得象个老学究。

      “当时,文章上好像是有这样的话”希拉慢吞吞地说。

      “呀!难怪要把你们树立为森林里的榜样,觉悟就是不一样!”班吉的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你知道,我们森林本来就是一个和睦的大家庭,好动物好事情不断涌现,不胜枚举。就拿你们狗熊一族来说吧,你们本来是吃肉的,但是为了崇高的道德理想,你们改以野果野菜为生。为了繁荣森林经济,你们还主动接纳许多动物合作社的下岗职工进你们的工厂做工,你们真是太伟大了!不….你不需要解释,我从来没有相信你们会克扣职工工资,你们不可能干这样的事情!为了发扬团结友爱精神,你们还去除陋习,和蜜蜂家族成为了挚友,你们帮助外出采蜜的蜜蜂看管蜂蜜,照顾蜂宝宝,谁不为你们的行为感动的热泪盈眶?不…..你不用谦虚,我们全家都看过报上那张“熊蜂同乐”的照片。说实话,您能向我讲述一下,您痛苦而充满勇气的思想转变过程吗?您不知道,看了那篇文章后,我们全家就以你们为学习榜样,你看,我老婆一年前也失了业,可我拿您的事迹感化它,终于使它成为了一名尽心尽职的家庭主妇,前不久,我儿子还以《以德服人》为题写了一篇作文…..。”

     “真是没有想到”狗熊站在一旁,脸上带着灿灿的笑容“说实话,我也看出来,您也不是一头普通贩盐的驴!您也有着比较高的理论修养和文学天赋。不瞒您说,那篇《以德服人塑造企业文化》正是出自鄙人的手笔,哎…..,还不是那该死的经济危机,我的企业破了产,只好另谋生路。”

     “太好了!”班吉有些喜出望外“没想到,在这里,我还能碰上一名文友。”说到这里,班吉顿了一下,轻轻抖了抖毛,有点羞涩,又略带自豪地说:“不瞒您说,我也一直爱写点小东西。当然,这不能和您相比,我只是在铅印的小报上发表过诗歌,从没有在权威的大刊物上发表东西,我还曾经是“驴鸣文学社”的成员之一…...。”

     “对不起,”希拉彬彬有礼地说“可是,我还是要吃你。”

     “为什么?”班吉绝望地哀嚎着“我们谈得不是十分投机吗?”

     “可是我饿了。”狗熊希拉轻轻地说,敏捷而熟练地扭断了班吉的脖子。干完这些,希拉又漫不经心地叹了一口气,象是自言自语说:“再说,我一直都是这样。”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