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的生命是倒着长的_寓言哲理_文狐网

灵的生命是倒着长的

杨亚杰|2301次浏览|个人主页

       说来可能没人相信,灵的生命是倒着长的。
       灵出生的时候应该是个丑陋不堪的老女巫,当然是极其袖珍的,带来一场血的洪水差一点点就要了妈妈的命。也许就是这个头没有开好,注定了灵一生都背负着沉重的感恩。
       在通常被称为童年的时光里,灵是一个被夸赞为懂事的小大人,她被当时的政治风云裹胁着,和爸爸妈妈一样,在洞庭湖区域内的乡村不停地迁徙,他们忙于革命,无暇顾及身边的孩子,更何况这孩子是如此地懂事,不需要大人操心。她置身在巨大无边的陌生的黑暗中,有恐惧却没有呼喊,有饥饿却没有乞求,有病痛却没有呻吟,真的是没有,她是无声的,在她的意识里,只有遵从,忍受,坚持,只有真正老了的人才有的那种对苦难的麻木,那种听天由命式的无动于衷。
       在常规中的少年时期,灵的懂事已进化为责任,同时这责任又掺进了当时环境所赋予的激情,因此,如同工作中的好干部那样,灵也是学校的好学生,即使仍在不停的迁徙中,灵也不断地用百倍的努力,圆满完成着从不知所云的差生到各科优秀的好学生的转化过程,可惜那时侯,没有什么东西可学,不然,兴许还真能学出个博士或者硕士呢。只可惜灵的成熟的付出完全只是消耗过剩的精力,浪费了宝贵的时辰。
       青年时期的灵在一个池塘似的镜子里看见了鹭的身影,她把天空当作大海,鱼一般尽情地游,又把大海当作天空,不住地上下翻飞。风来了,不知道停,雨来了,不知道躲,雪来了,还不知道冷。把自己当作春天的使者,要把生命的温暖给予所有需要她的人。然而,毕竟一年有四季,人世也不止是单色的青春,当四季的疯狂一齐向她奔来,当需要的大口变成可怕的饕餮,灵终于明白:一颗小草如何能够担负起大树的使命呢?原本不是鱼就不能这里游那里游,于是,在许许多多默默承担的日子里,鹭始终保有一份中年式的自知之明。
       当灵真的进入到中年,她的饱满的生命猛然意识到莲的觉醒。莲,这个应该是早就附着在身上的精灵这么多年都到哪里去了?是这里的土壤不够肥沃而要另寻它处?是一直以来都在养精蓄锐等待着有朝一日惊艳的绽放么?不管怎样,莲是醒了,她一旦醒来,就无可救药地芳香起来,犹如蠢蠢欲动的含羞的青春。莲的青春弥漫了中年的灵,摧毁着鹭的道貌岸然的稳重和端庄,她的肆无忌惮的盛开冒犯着人们习惯的眼睛,连她自己也不无自嘲而得意地宣称“想变坏”了,按照“懂事”的逻辑,某种芳香是有毒的,有毒的不就是“坏”的么?目前的灵正以没法自控的速度甚至是加速度,向着“坏”的方向“变”下去,变得更加自以为是,更加鹤立鸡群。
       等到灵真的进入老年,那个时候,我想,鹭会明白:名字叫鹭的必定是只鸟,能够排云而上,这不是鱼或者树可以做到的;莲也会明白:名字叫莲的也必定会开花,会香远益清,这也不是草或者云能够做到的。那么,鹭与莲便会真正地快乐起来,她们会毫不拘束地做她们自己,做她们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会管别人怎么看,这个世界必定是鸟语花香的!其实鸟语花香是一种人类童年的境界啊,当灵真正明白这点的时候一定很老很老了,而到了那个时候,灵也就真的返老还童了。

 

    注:这是作者所著《灵的故事》系列中的作品。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