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花_婚恋情感_文狐网

风之花

纪尘|2487次浏览|个人主页

 
       风之花
       父亲曾一再告诫
       别去靠近它
       他说他一向害怕
       他告诉我
       曾为它们迷失自我
       风之花 美丽的风之花
       而我是那么急切地想去触摸它
       为了一嗅芳泽
       我拥花入怀
       如今 我也深陷其中
       它那甜美的香气如沙漠里的水
        一般易于消散
       小心啊 孩子
       风之花 古老的风之花
       它的美掳掠过每一颗流连忘返
       年轻爱做梦的心
       然而 古老的风之花啊
       我却爱上了它

          ——《windflower》

       黄昏了,雾落了下来,灯光闪起。我急急赶路,我要赶赴一场演出。
       台下已陆续地坐了好些观众,我立在帷幕之后,不声响。对于将要上演的这一出戏,实际上我并没有把握,因为我知道我不是个好的解说员,不懂该如何向屏幕下的观众去拉开故事开头的那片帷幕,也可能我还是个蹩脚的演员,不但会经常忘记台词,仓促间也忘了准备那些笑和泪水,而这些,却又是不可缺的用以打动人心的必备的戏份。可是不管怎样,时间已到,我必须开始上演。
我举起了手中的话筒,感到有些焦虑。因为这出戏的男主角,你——lion,仍迟迟没有露面。lion,这是你为自己取的英文名。原本我认为它的含义跟外表儒雅的你并不太相符,可如今看来,你其实就是这样一个人——勇猛地征服一切,却用着不动声色的方式。
人们常常慨叹人生便是一出戏,lion,这出戏是你自己的,哪怕你真的只是第一次粉墨登场,演技拙劣如我尚且不惧,那么你,lion,又有什么理由害怕呢?你没能按时出场,而我,面对台下开始骚动的观众,只好硬着头皮将那片绛红如玫瑰的帷幕缓缓拉开,然后在心间快速地计算该如何上演这场如料不及的独脚戏。
       戏台的背景是海,无边无际湛蓝的大海。在这之前,我曾为无数的舞台设计过各式各样的背景,我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会为自己的故事描绘。
       lion,既然你还未到,而我又是如此的怯场,所以我只好跑到繁华的街道上去拉一个临时的替身以配合我们的故事。所以,我们的故事将由第三个人——另一个男人来开始。
       我是在一间荡漾着玫瑰芬芳的舞池里遇上这个男人的。我急切地旖旎的灯光下物色着最佳人选,这个人很快地便进入了我的视线。确切地说,是女人对曾出现在过自己生命里的男人那种天生的敏锐使我发现了他,而非寻找的结果。那个挺拔的身影很快放开了手中的舞伴,优雅地朝我走了过来,带着一种蛊惑的笑。于是,我们便来到了这片海边。
       哦,lion,对这片海我几乎没有了记忆。我离开它快三年了,我以为,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不会再轻易地踏入。可是,为了你我的这一出戏,使我又再次地站到了它的面前。lion,你曾问过我,什么时候我会把我们的故事记录下来,那时我总是淡淡地一笑,不置可否。真想不到这么快我们之间的一切便有人将它编排上演。对于你的失约,我心里真有些遗憾。
       故事的开头似乎总该向观众介绍点什么,用以渲染气氛。可我说过我不是个好的解说员,所以,我只能说这片海很美,很广阔,很干净,也很寂寞。这儿绝少行人,甚至也看不到一只汽水瓶。而我们的那位临时演员——也就是我那个曾经的爱人,此刻正在岩石的另一面朝我愉快地挥着手。这个意外的角色让他觉得新奇、激动、迷惑又略感不安。可明白他的片酬或许会是这个美丽的女主角,所以他将,也会心甘情愿地尽力饰演。
       我要走到他的身边。我穿的是一双坚实的牛皮靴,但在我穿越的时候,我仍旧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脚下岩石的锐利——也可能锐利的其实并不是岩石,而是来自我心底的一种错觉。可我想哪怕我真的是光着脚,哪怕它们真的割伤了我,我也不会感到怎么疼痛。为了能演好这出戏,缺乏天份的我已让痛楚在身上进行了反复地演练,因此,对于脚底的疼痛,我便失去了本能的,应有的敏感。
这片海,我是陌生而又熟悉的。lion,好像我告诉过你,当年,也就是三年前,我的初恋便在这座海滨小城。所不同的是,当初到这是为了追随,如今到这却是为了遗忘。lion,你教我学会了遗忘,可现在,我却要用遗忘了的过去来遗忘你。
lion,我们听过或是看过的许多故事都喜欢穿插些回忆,怀旧,是一幅在清冷灰暗色中却又透着金属光泽的油画,它将使原本有些乏味的叙述变得生动和有价值一些。所以我便将海的背景换成了五月的蘩花。
       女主角站在了那堆美丽的繁花中间,望着她那位潇洒的临时男主角。毫无疑问,他是一个有着很好天份的演员。因为他什么也没问就把握住了他的戏份。女主角也没有多解释。整整三年,他们生活在两个不相干,也无法触摸的世界中,却因为你我的一出戏,将那已被彼此遗忘了的两个世界重新融合在一起。那么,lion,你也就无需急着赶来,我们会将你出现前的那一个段落从容地演好。
那些旧布景都是我所熟稔的。我自然而然地踏进了那条幽暗而狭长的巷子,男演员的手也就自然而然地揽住了女主角的腰。步入铁门,穿过走廊,我们站在了那棵高大的紫荆树下。在那棵树下,我嗅到了海的气息。那是种使人因乏,粘稠而又腥咸的气息,在让人疲倦的同时又带着一种邪恶的美丽的诱惑。它像是无所不在,它悬浮于空中,然后慢慢地渗入我的每一寸肌肤和毛孔。
现代演绎的故事多半节奏明快,那古旧哀婉的二胡和手风琴已落了拍,而我们,似乎也已不再需要。
       女主角没有拒绝那双朝她抚摸过来的手。一切像是顺理成章,相互交织的两双手就如同分手不过只是在昨天,就如同每日都重复着这份缠绵,而忘却了在彼此中间,早已横穿了一千多个昼夜的时差和在这一千多个日夜中各自世界里拥有过的其它男人和女人。
不过,lion,当那双手滑过我脖颈的时候,我还是不由地挺直了脊梁。我把眼睛紧紧闭上,我的呼吸变得急促,我开始了无法控制的颤栗。lion,我一再说过,我是个缺乏天份的演员,这段戏哪怕是意料之中,可一旦真的上演,我仍是感到害怕和紧张。我几欲逃离,我想挣脱那份抚摸,但一想到真正的男主角还没登场,我不能中断这场演出。于是,我便尝到了海水的味道。lion,你不必为我觉得悲伤,戏子的眼泪没有真实的温度,所以也就没有价值。既然我担任了这个悲剧主角,那么,流泪便是必然。
       潮水涌了上来,带着那份腥浓的气息,漫过礁岩,漫过山岗,漫过窗外五月的蘩花,将我牢牢地溺在了里面。我被那片深海淹得几乎窒息,在那片海的侵袭下,我辗转反侧,我痛楚难当,我憋得浑身青淤。lion,我发誓,那一刻,我千真万确地听到一个声音,它缓慢而森冷,它像来自地狱,来自海底深处,来自我肉体对痛觉最最敏感的部位。lion,我敢说,如果当时你在,如果你出现在那个时刻,我定会失控地篡改台词,而朝你歇斯底里地狂喊出来:“我——恨——你”是的,就这三个字,我恨你。
       潮水开始涌退,颤栗平息。那张甜美的唇温柔地吮干了我脸上的水珠。我的不期而至,我的缄默,甚至可能还有我的疲惫和忧伤,使我,在那个漆黑的夜里幻化成了一朵美丽而神秘的风之花,而那双曾熟知我躯体的手,在背离你的那一个夜,在穿越三年的光阴之后,再次娴熟而成功地将它采撷。
       lion,其实你并不是我的最佳搭档,可是编写剧本的人却将我们安排在了同一出戏。在戏里,你不仅领衔主学,也还是个出色的魔术师。在你幻变出的那个精美的爱情糕点上,我终究无法抗拒它上面那颗鲜美的红樱桃的诱惑。这个悲剧主角的上演,便是我偷食禁果付出的代价。
       我们戏里的另一个角色——那个你的替身,他出色的演技让我感到由衷地欣赏和赞叹。我甚至开始不太焦急等你的出场了,悲伤的戏份,能往后压就尽量往后压吧。世上人都喜欢看悲剧,可倘若一旦变成了真的,他们不但不肯看下去,也许还要朝你扔汽水瓶呢。所以,lion,我便暂且将那片幕落下来,让我的过去延续久一些,哪怕那份快乐是空虚的,也仍想去醉它一回啊!
灯光熄灭,我仿若一个旧式女子,沉静地坐在戏台后,看着我那位即将离去的拍档。我有些起难以想象,那双不知握过多少双柔荑的手竟也会在砧板和菜刀之间挥舞,那个曾放任不羁终日穿行于脂粉间的身影,竟也会往返于菜市和厨柜间。是否因为彼此都明白这只是一出戏,终究会曲终人散,所以才会格外尽心去演绎?
       戏台后有一张废弃了的球桌,桌上有一个粉色的小球,这并不我们的道具。我握住了它。空荡荡的戏棚里回响着球在球板上“哒哒”的抛落声,它的每一个起点和落点都由一个戏子把握,而你,lion,你虽尚未出场,却已操纵了这出戏所有的悲喜与结局。
灯光再将闪起,台下有人开始尖叫,我猛地转过身,我止不住的慌乱。lion,我知道必是你来了,一定是你来了,否则人群不会那么蜂拥。噢,我亲爱的lion,灯光下的你看起来仍是那么的儒雅和自信。你的冷静表明你对这出戏胸有成竹。
有人很将背景换了下来。是的,你并不适宜出现在苍凉的海边。你坐在了那张宽大舒适的椅子上,轻轻将手中的烟灰抖落,抚了抚梳得光滑溜顺的头发,然后神色自如地把脸对准了摄像机。那位男演员在尽心地演完自己的戏后,便安分地退下银幕,隐在了你巨大的阴影里。剩下的戏份便是我和你了,对,只有我们,我跟你。我们扮演的是一对恋人。然而,我们该从何开始呢?我们的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三个月的恋情不会有过多的纠葛。可哪怕只是短短的一场演出,也让我觉得紧张不已,因为我自知资历浅薄,无法与经验丰富的你抗衡。就在演出前,我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飞越了近十个省市,穿越过一座又一座陌生的都市,我用不断行走的方式来思索和磨练,以期能与你达到默契。
       还是请摄影师先将镜头拉回到去年的夏天吧,对于过去了的事情我相对比较有把握。唉,虽然只是去年,可我在面对它时,它仍如同冲印不怎么好的照片,让我在回顾时感到有些困顿和晦涩。
       那是个令人浮躁和疲软的下午,阳光不算太强烈,校园内的一切就像刚从温水里捞出来的棉花团,一片混沌沉闷。惟有我在不知疲倦地翻箱倒柜。虽然大学时代的每件衣裳都不会奢华亮丽,我仍是一件一件地试穿。因为那天下午我要面对一个被选择,也就是,面对你——lion。23岁,无论经受什么,也还是有梦的年龄啊。
       一路有人领我进入。而我,最终选择的还是那件经常换洗的白恤衫——那份洁白,是我明明白白的青春。在那之前,我曾成功地历经无数的课堂测试,然而那个下午,lion,在你豪华的办公室外,我第一次失去了自信。
       我已不能确切地回忆起你的第一面给我所留下的印象。我只记得在你沉稳的注视下,年轻的我把自己牢牢地拘在沙发的尽头,手中紧紧捧着你递过的那杯茶。手中的茶,淡淡的清香透明的绿。lion,那刻的我在你眼中,是不是宛若一滴附缀在叶尖的雨露,那么的透明清冽而又摇摇欲坠,你只需伸出手指轻轻一触,它就会跌落在你的掌心。
       那是一场有些起莫名而又轻松无比的测试,那是一场无需做任何答辩的测试。你所有的提问在那场抉择中实在是有些无关紧要,而那些我准备充分,满以为会派上用场的解答竟是空虚地从我身边滑过,我甚至无须伸出一根指头去阻挡它们的流失。我递上的那叠齐齐整整的学历证明,荣誉证书你只草草翻阅几下便已宣称安全通过。这场让我觉得意外的顺利,使单纯的我庆幸着自己的幸运,我不会想到,你所要摄取的其实并不是我的才能,而是我的美丽。
       lion,你似乎在皱眉,你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渐渐地模糊了你的五官,显然你不太满意这种叙述。但,这故事的脚本确真是如此。
       就这样,我到了你身边,成了你的下属。面对温文尔雅的你,我有分寸地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已婚上司与年轻美丽的女下属,这种题材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早已层出不穷地上演千百个相同的故事。我以为,也坚信我会是个例外。
       哦,对了,请在那束玫瑰那儿先留一会,就让我从那束玫瑰演起吧。玫瑰和海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它们都是诱人的美丽的东西,也是为我所喜爱的。
       也就是那日,当我闲闲地跨出校门,我便一眼瞥见了你那辆银灰色的漂亮的车,以及,从车窗里伸出来的那束娇艳的玫瑰。我粗略地计数了一下,九朵——一个颇具含义的数字。我侧过脸,转过身,我装着没看见,因为那个瞬间从我心中掠过的不是你的玫瑰,而是那位男演员三年前为我亲手采下的一把野艾菊。对你制造的这份豪华而任性的浪漫,我并不想走近。
       其实那束玫瑰仍不是我们故事的开始。可是,lion,作为你的下属,我可以拒绝你的玫瑰,却不能拒绝你不算过分的要求。于是,当着那晚的月亮和星星,我们走在了校园的湖边。我开始对你说起我的故乡,我的父母,甚至我那已经走过了的恋情。我希望我的话题会将你游移的心牵扯回你千里之外的家人身旁,我不知道在追逐过程中的男人是放任而不负责的。而你,却仿佛没听见我说的话,你的目光只是上上下下地在我柔软的唇和光洁的颈脖间逗留,我的话语便在你的手滑向我的腰际时开始中断。那个晚上你的玫瑰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因为我冷漠地将它撒在了晚风中。
       放到这,摄影机突然一片空白,只不断发出沙沙的响声。而我们之间,也似乎告了一个段落。之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你不再找我,那个一旁摆放着你妻儿照片的电话机的号码也一度地在我的呼机沉寂。“男人的快乐是在他追逐的过程中。”记不得是谁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可你却像是忘了追逐。你开始终日沉浸在那满城满墙的书籍中,你似乎成了工作狂,我们仍然心平气和地保持着上下级关系,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于是,那九朵玫瑰很快便在记忆里风干了。我想那也许是你的一时冲动,是你太寂寞,一切将到此为止。那是我的天真。我不知道这种看似结束的状态实际上是你用另一种方式角逐的开始。
       Lion—heard,我勇敢的征服者,请别去望你的身后,那位男演员是个称职的艺人,不是他的戏份他不会走上来。我亲爱的lion,你不是一向自信吗?那么,请看好镜头,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从容地坚持到最后。
       什么时候,有人又将海景搬了上来,海浪不断翻滚,海风不断咆哮,海水狂怒地朝我扑打。我的发乱了,我的裙角已被浸湿,我吮了吮唇边咸咸的海水。可是,哪怕海水会将我彻底地淹没,也无法更改和阻止故事的发生。我亲爱的lion,是这样吗?
       作为我的追求者,你必须要有一个充满缺陷的婚姻以及一个不尽人意的妻子,那将成为你进行角逐的理由和保护伞,否则我们的故事将难以续演。
       作为一个领导,你擦桌,你拖地,你浇花,你沏茶……然后,嗯,直至我吃惊地发现我的一声咳嗽会看到桌面上悄无声息地摆放着药品;直至我发觉雨来时有人默默地为我拉上窗帘;直至我发觉的我的书架上渐渐多了一本又一本渴望着的书籍……lion,,你很清楚你所做的这一切对一个孤身在外的女子意味着什么。你看似在追逐,事实上,你在不动声色地等着我慢慢靠近,步入。lion,你不是在海边长大的,可我相信你必定有过捕捞的经验。渔民那张撒在大海中的网,宽大结实而又不显山露水,它的里面有着各式各样芳香的诱饵,他们保有等待时机成熟的耐心,他们能够预测捕获的时节,然后再慢慢起网,回收。所以,lion,我亦无法逃脱这场宿命。
       我终于接下了你手中的那束玫瑰。我开始嗅到玫瑰的芳香,我开始看到海的湛蓝,我开始品尝你的爱情糕点。在那些精美的诱饵里,在那些鲜红樱桃的诱惑下,我成了一个贪婪的孩子。我在里面流连忘返了,我开始迷失,我开始遗忘过去,我丧失了辨别方向的能力。我以为我抓住了永恒。
       lion,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迟迟出场了,因为我们的故事实在不长。你是个精明的商者,你精确地计算时间消耗所对你投资造成的损失。你熟知商场见好就收,适可而止的道理,于是,你决定终止我们的故事。
       也许是我的忘乎所以,也许是你的疏忽,也许是女人对自己的不安全有着超乎常人敏锐的嗅觉,你的妻突然要到你身边来。
       lion,你在玫瑰里制造了我们的童话,也在玫瑰里将它消溶。
       也就是在那个粉红色的夜里,我换上了那套你最喜欢的粉红色的长裙,急切地等着你的到来,你没有失约,你携着情人节的浪漫,捧着玫瑰的芳香准时地出现我的门口。你温情脉脉而又柔情万种,玫瑰的香气熏醉了我,或者永恒其实也就是那种瞬间浮华令人目眩神迷的幸福吧,哪怕这个被人们滥用了的词在现实面前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就在我沉浸在幸福里的时刻,你开始触摸我的发丝,你像往常一样将我的手捧在你的手心,然后用一种陌生的语言告诉我你还爱着我,但我们的故事只能到此为止,因为你的妻要来了,所以我得走了。你告诉我其实你并不想伤害我,因为你没想我会认真……你温柔而缓慢地说着,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lion,其实也许你什么也没说,否则那个时刻我怎么会丧失听觉,又怎么会听不懂你的话?我只是微笑地看着你的 双唇在我面前分分合合,我有些迟疑,有些恍惚,有些眩晕,我只好伸出手轻轻触摸一下你,lion,是你在说吗?为什么那个瞬间我无法辩认你?而你分明又是如此的清晰。在我确认是你在说时,我便听到了一种声音。那个声音是海水拍进岩石,是浪花被轻轻抛撞,是鳞片被慢慢剥离,然后碎裂,碎裂……那个声音真真切切地在我心间穿过。我低下了头,我背过身去,我悄悄打开掌心,却赫然发现一直被我紧握的你的诺言在一刹那全变成了粉末,只留有在手心签写的几个字——“过期无效”……
       lion,你说这是爱,直至此刻,我亲爱的lion,当着台下所有的观众,我仍相信这是爱。你又说只是每个人爱的方式不同,这,我也毫不置疑。当着台下寂静无声的观众,lion,我发誓,我仍相信你的爱。只不过你是执着刀来爱。你每说一句爱的同时,便用刀锋在我心间轻轻地旋转一圈,鲜艳的绝美,用爱人的鲜血染织而成。lion,是否因为我们上演是一出悲剧,所以我们也不能例外?
       lion,你因何转过身?你不必叹息,这只是一出戏,戏外的人生,我们没有泪可流。
       就在那个没有温度的黄昏,你,lion,我戏里的男主角,挽着你那并不美丽的妻,在夕阳的余晖里,在我的注视下从容地走过,就好像,我们从来不曾相识。而我,站在那个我们曾共同穿越的十字路口,一直一直注视前方,直至将心看成了海边的岩石。
       是谁在说?我听到有人在不满地嘟嚷:天快亮了,别再在那儿喋喋不休,这些台前幕后的故事我们已不知上演过多少回了,不就是一出戏吗?快下去吧。于是,我赶紧抹掉脸上的脂粉,卸下那件彩衣,我向你望过去,却不知在何时,你已悄然离去。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