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庭院_岁月留痕_文狐网

日本的庭院

洋美|18468次浏览|个人主页

   

 

       日本美丽的初夏,要比梦幻还要美丽。大街小巷里到处都装点着花神赐予的鲜花,五颜六色的花朵总会让我无意中,又投去一次眷恋的目光,流连忘返的脚步无名地徘徊在这异国的街头。

       细雨敲打过的蓉蓉绿树下,静静展开着红花、粉色、紫花迷人而艳丽姿态,春荣秋枯这场花的集会一致会延续到枯叶的深秋。“花会”中的许多唱主角的花朵,都是我在国内未曾看到过的。

       初到日本的时候,每每走在归家的小路上,我就如同红楼梦中的刘姥姥一样,对一户户精致的日本小庭院,总是控制不住地投去羡慕而痴情的目光。那时回家的路,是一天最占用时间的。因为要走半步就要停一步,恨不得将小脑袋,伸进人家的院子里去,观个尽情,望个逍遥。

       当时对日本人家的庭院真想看个够,这人间天堂一样美丽的庭院。很久很久,都让我一直无法明白,这美丽庭院的奥秘,终究在什么地方?

       几十个春秋过去的今天,对日本庭院的美丽,早已变成了我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一幕。旧时动人心弦的感动,今日已像一滩平静的湖水一样,翻不起几丝波纹。

       但每每遇到朋友来日本时,总会听到朋友们大力赞赏日本人家的庭院。朋友们的赞美之词,总是能把我初来日本时的记忆,又一次次地给唤醒过来。

       众所周知,日本是个寸土如寸金的国度。拥有一个带小庭院的独门独院的住房,是日本工薪族的梦想。当然可想而知,工薪族能够心满意足地买到渴望的土地面积,在这个精致的日本,又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了。

       日本的工薪族,几乎都是要一生的努力奋斗,才会如意地达到这个目标的。

       无论如何,日本的庭院总是感觉比不上美国的雄伟,英国的豪华,甚至是法国的典雅。

       虽然日本的庭院,只有寸土之地,但却能让人留恋不舍。好像每个小小的庭院都充满了神秘与令人留恋的故事一样,几乎在每一扇门后,都包含着一个奥秘的故事。

       但这些故事总是静静地在独自地叙说着,就好像一面湖水,初看是静静的,互映出摇动的波光,告知你自然的深奥一样。只是日本的庭院更能显现出它的魔力来,就好似可以清洗人的神情的圣地一般,令人痴迷。

       日本庭院的装饰物虽然不多,但处处让人可以静养神情,有一种回归自然魔力。

       这种回归自然,融于自然的日本庭院,早在1500年前的奈良时代以净土式庭院为主,渐渐演变成枯山水式和近代的回廊式。但普通老百姓的庭院,店铺的门面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如庭室,太古桥,灯笼,茶室的装饰。一般只是一扇青竹的围墙,一颗挺拔的古松,或者是一盏静静的夜灯,为庭院的安宅之宝。

       每一家人都是默默的,从不去炫耀自己庭院,而是竭尽全力的融入自然的美丽。就如同日本人安静的美丽一样。也好像是看不到人影的日本街道,从天地间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它会这么魅力无穷。

       但在日本生活久了,才渐渐地了解到日本民族的风俗。日本的妈妈从小教育孩子,不是要拿第一名的成绩,做最有风光的学童。日本的妈妈总是会说,看看如果你这样做事,会不会给你周围的小朋友添麻烦?你是否想过你朋友的感受?……

      当孩子再大一点时,出门的时侯,家长一定会提醒孩子,在外面不要给别人添麻烦。这也是为什么日本庭院美丽的原因,千万不要给邻居添麻烦,只有漂亮的庭院才能养眼众人。哪怕这些众人只是一群群过路的陌生人,与你家毫无关联。

       每家庭院的主妇,还是会在清晨的雾雨中,静静地拔掉房前的、庭院中的杂草,剪掉昨夜败落掉地花蕊。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每一位家庭主妇的每日功课。

       认真生活的日本人,总是在城市车轮开始启动前,就会自觉主动地完成这份展现给路人的美来,以此博取路人的欣慰和满足。同时自己的内心也会充满了慰籍。

      我的邻居大山奶奶家,她家有个让人永远看不够的玫瑰后花园。不知道她使用了什么魔法,她家的玫瑰花总是小区里最先开花,最后败落,而且花朵要大出我们家的半掌呢。

      每天我打开书房的侧窗,我都会禁不住贪婪地深呼吸一下,那邻居家伸手欲求的玫瑰花,就在我的窗下微微摇逸着,同时散发出浓厚的芳香,供邻居与路人欣赏。于是,一天的好心态和感激之情,就会抚平我们身心的疲劳。

       在这里住得久了,我也就情不自禁地学着大山奶奶,在自己家靠近路边的小花园里,培植起来各种颜色的玫瑰花。

       只可惜,我家的玫瑰花,无论我怎样努力,一年一株也只能开出两朵花来,而且一两天花就会败落了。所以我们家的玫瑰花,看花的时间总是很少,而惋惜的时间却很多。无法给路人更多的欣赏。

       当我悲伤地看着花落时,大山奶奶发现了我。她从敞开的窗子里,探出满头的白发来,细语轻声地指导着我,该如何如何去做……

       大山奶奶就像千千万万热心的日本人一样:善良、温暖又可爱,为了能打造一个温馨的供邻里之间共享的空间,她一丝不苟地发挥着自己的一份光和热。

       每每开窗看到大山奶奶时,我都要夸奖一下她美丽的玫瑰花园。大山奶奶也会开朗地微笑着端着茶杯,倒着小碎步,走到她家的小院子里来,告诉我:今年是哪棵玫瑰花最先开的,哪一棵玫瑰花现在还依旧在“睡懒觉”呢。

       她对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就如同在对待她自己的孩子一样,了解每一个人的脾气秉性,看她轻轻地用手抚摸娇嫩花瓣的神情,十分令我感动。那一刻我认定,世上所有的生命都是懂得情爱的。它们也为能生长在大山奶奶家而幸福地绽放着自己的一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道是不是大山奶奶的爱心,让那些玫瑰花开的竟如此这般的热闹。我们两家间,也高高竖起了一座,让路人既羡慕又流连忘返的一道玫瑰花墙。

       我还常常看到大山奶奶,在玫瑰花墙下喃喃细语地跟它们说话呢。有一次,我非常好奇地请教过奶奶:“您在跟它们说话吗?”

       大山奶奶醉了般眯起眼睛来,深沉地点了点头。

       我更加好奇了:“奶奶,那您能听见它们在说什么吗?”

       奶奶一仰头,骄傲地说:“当然能啦。它们对我说‘世界这么大,有人记着我,真是幸福啊。还说,人心那么小,有你装着我,我们很快乐!’看来幸福快乐也是一种缘分。”

       花多了,让大山奶奶多了一份喜悦,同时也多了一份忙碌,还让奶奶多了一份担心。每到玫瑰花盛开的季节,奶奶就会送来一盒高级的点心给我们。并且会抱歉地告诉我,最近她早上在剪花时,又不小心将一个枝叶掉进了我家的院子里。

       我不以为然地告诉大山奶奶,其实啊,落在我家院子里的树枝,早已经被风给吹走了。再说了,这四面环绿的小院子比比皆是。叶子也总是会随风飘进飘出的,谁家又会介意呢。

       我肯定地告诉奶奶,我是不会介意的。但在日本土生土长的大山奶奶却是非常介意的。

       就如同我压根就不知道,大山奶奶每天清晨五点起床,辛勤地剪掉我们两家花墙上,败落的玫瑰花一样。原来这些赏心悦目的花朵,也是要两三天就败掉的,是需要有人经常地伺候它们的。

       只是年轻没有经验的我,总是会粗心地忘掉,一直让衰败的花朵不堪入目地挂在枝头,而奶奶家总是会给它们一个完美的开始和结束。同时也会常常帮助我做到尽善尽美。

       所以每年的初夏,我总是在我的书房里,会闻道玫瑰花的芳香,同时还会享用到大山奶奶的甜点。

       小区里像我这样“高福利”的人,都会心存感激那些默默奉献的人。优雅美丽的人生,是离不开美丽的环境的。

       初夏时,我家附近的那几条街上,家家户户的门口,都会摆上一个精致的花瓶。花瓶里每天又都会摆放出不同的玫瑰花来,花瓶前有个漂亮的看板,上面写着“免费”两字。过来的大人会停下脚步,看看这美丽的花朵。而一般拿走花的,都是放学经过这里的小学生们。

       所以,让路人看不到人影的日本街道,却总是能让您感到优雅别致。因为认真生活的日本人,在你揉开睡眼之际,她们已经静静地做完了这一切。

       在日本生活了几十个春秋后,才让我渐渐明白了日本庭院的优雅美妙,到底来自何处!

 

作者简介:洋美,生在中国,长在日本,现定居在东京。曾在《小说林》《人民作家》《香港文学》等杂志发表过多篇作品。有长篇小说《我有两国母国》出版,以及多篇日语,汉语的散文和游记,在中、日杂志上发表。2020年《打卡的日本人》获《文狐网》全球外嫁女故事征文奖大赛三等奖。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