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乒乓球_非虚构_文狐网

久违的乒乓球

刘晓华|17307次浏览|个人主页

       前几天去朋友家新搭的乒乓球亭(的确像个亭子)打球,很多年没摸球拍了,让我想起了很多陈年往事,情不自禁地和朋友聊了起来。她建议我写写,虽然没有什么精彩的故事,但也是一段生活,一段过往。

       记得1961年中国乒乓球队第一次获得世界冠军的时候,全国沸腾了。虽然我很小,但也记忆很深。父亲是个体育爱好者,平时比较沉默的他也非常激动兴奋。

       不知不觉的,我开始爱上了乒乓球。中国、外国运动员名字记得清清楚楚,特别是日本的。关注每一个重大赛事。

       后来我和哥哥们都进入了北京府学胡同小学。学校里对乒乓球运动很重视,从那时起我开始参与了这项运动。但就是打着玩儿。父亲很支持,为我买了红双喜球拍,同学们非常羡慕我。记得当时是六元钱。而北京那个年代最低生活费是一个人一月8元。父亲一向支持我们参加体育锻炼,在他的压力下我学会了游泳滑冰,只有乒乓球是自发的。

       学校里有不少乒乓球台,府学的乒乓球队也非常棒,好像是全国小学乒乓球赛的第五名。有一年居然把世界冠军邱钟惠请到来和府学校队的队员表演赛。我们都去观看,记得邱钟惠有些发胖,戴个眼镜,白白的。

       我打的不够好,没有被体育老师发现,也没有机会参加校队,只是自己玩玩而已。说老实话,我很喜欢乒乓球,但我不喜欢参加正规艰苦的训练,只愿意随心所意地玩玩,任何运动都是这样。

       六五年府学小学分成了一小二小,体育好的同学都留在了二小。我们一小搬进了新盖的教学楼,每层楼阳面有四个教室,阴面有一个教室放两个乒乓球台,可见学校里有多重视,操场上还有不少石头台子。记得那时候二哥也喜欢打乒乓球,而且打的也不错,比我强。小时候二哥的体育非常好,游泳滑冰都是什刹海体校长训班的(二哥六年级,我五年级)。

       在新的条件非常好的教学楼里我们仅仅待了一年,66年那场运动开始了。

       在小学里闲散了两年,68年初复课闹革命,我和二哥同时进入了河北北京中学。

       学校一片混乱,很多老师处于监管状态在学校劳动改造。中学的条件比我们小学差多了,教室里破破烂烂。但我们教室门口有一个石头乒乓球台,正好我们班有两位女同学喜欢乒乓球,也都打的不错,我们成了球友也是好朋友。每天下课铃一响我们就跑出去抢占台子,打一会球过过瘾。

       假期时我们还会在外边租台子,有时会去北海的小西天,那大殿里有很多水泥砌的台子。不记得收不收费,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给拆掉了。

       又在中学里晃荡了两年,70年春季开始分配工作,我们70届有幸多数留在北京。经过了一段曲折最后我进入了东城区电子仪器二厂,后来改成北京自动化仪表五厂,不到十六岁开始了我的工作生涯。

       由于我不太符合规矩的求职之路(在我的《我的第一个工作》里提到了)工厂领导不怎么喜欢我,没能分我去喜欢的组装车间,而让我去了钳工班。每天干着锯啊,矬啊,打眼套扣我最不喜欢干的活,早上天天读,晚上下了班还要政治学习一小时,生活极端枯燥无味还很辛苦。但有一件事给我带来点儿快乐,就是在我们钳工车间里有一个乒乓球台,工作时堆点乱东西,下了班就可以收拾收拾打球。有几位师傅还有几个和我一起分配来的学生都喜欢打。水平最高的是一位姓李的师傅。在他的指导下有些学生进步很快,但我始终没什么进步。

       我这个人天生没有什么体育细胞,喜欢的运动可以做得像模像样像受过训练似的,但到一定水平便停滞不前了。可能和体力有关。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姿势到了,水平不高”,游泳滑冰都是如此。没关系,喜欢就好,经常这样鼓励自己。

       每天下了班,不顾一天的劳累会打一会,休息日有时也会去工厂打,离我家近去着很方便。

       非常时期,这是我们在工厂唯一娱乐活动。后来厂里几个水平高的球友经常约着和外厂比赛,我还有两个70届的女青工经常和男球友们自发地出去比赛。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厂里成立了所谓的乒乓球队,每次赛前还会给我们点时间练习。挺好的事,那时候只要不干活就高兴,我挺懒的。厂领导还派了个傻了吧唧不会打球的复员军人当我们的队长,实在是讨厌。

       出去赛球还是赢多输少,所以很喜欢去。

       打球本来是一件能够带来点快乐的事,还是出问题了。应该是那队长捣的鬼,他平时带我们出去比赛时只关心女队,每次都是我们先赛,完事以后就不让我们看男队赛,他也不看,催着我们回家,他很嫉妒我们和男球友说说笑笑一块练球打球的关系和气氛。

       女队在工业局的一次联赛里得了很好的成绩,好像是团体第三,记不太清了。我们其中之一还得了女单冠军。事后厂里的领导突然给我们开会,说乒乓球队里也有阶级斗争,有人腐蚀拉拢青年。吓了我们一跳,还让我们写材料。主要是针对那个球技好的李师傅(他出身不好,其实也是只比我们大几岁的年轻人)。说他看到XXX得冠军时说“为他争气了”。那个得冠军的女孩,的确是在李师傅的辅导下学习打球的,开始时她打的并不太好,但她很努力,进步很快,再加上有些好运气,一路打上来就得了个第一名,我们都挺吃惊的。至于李师傅说没说这句话我不知道,即便是说了也没错。对厂领导的做法我很反感,越发讨厌那个队长。从那以后球友们的活动少了,也不怎么出去比赛了。

       再后来厂里把乒乓球台挪到了地下防空洞里,厂里又分了更多学生,男生打的好的越来越多,女生仅是我们几个人,没什么机会打了,岁数也越来越大,便渐渐淡出了。

       再开始打是88年调了新工作以后,医药中心的大厅里有个乒乓球台,看着手又痒痒了。新单位年轻人很多,工会也组织乒乓球比赛,有些犹豫参不参加,科里的好朋友们动员我,最后还是参加了。单位不大参加的人不多,混了个第一,只有最后一场还是个对手。事后我们中心的主任(会打球)还问我是不是体校的,说我的姿势很正规。我调侃说是“自学成才”姿势不错但不赢球。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来英国以后基本没怎么打过乒乓球,每当偶尔有机会拿起球拍觉得手很生,好像不会打了。但还是喜欢,看到乒乓球台就心动,手就痒痒。

       据说挥拍运动是最好的锻炼好处多过游泳走步,它在锻炼身体的同时还可以锻炼你大脑的反应。对步入老年的人群锻炼大脑尤为重要。

       朋友修建乒乓球亭我还挺兴奋,急忙在家里找我的球拍。这是二十多年前来英国时朋友送的,也是个红双喜。翻箱倒柜找不到,我想一定是女儿帮我收拾房间时清理出去了,真可惜。

       球打的不怎么样毛病还挺多,不好的拍子还真用不了。善解人意的朋友马上从中国网购了红双喜球拍,但我再度手握熟悉的球拍确不能同当年相比了,老眼昏花,球都看不清,反应也慢了。但站在乒乓球台前,那感觉还在,那兴奋还在,虽然久违了,但不会忘记。

        20210710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