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劳动节_岁月留痕_文狐网

3月8日劳动节

李双|12957次浏览|个人主页

       3月8日,我在澳洲墨尔本过劳动节。不少市场、商店都放假了。
       澳洲劳动节,是为了纪念澳人获得八小时工作日权利的。那是遥远的1856年4月21日,墨尔本石匠发起为“八小时日”而斗争的运动,即每天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消遣娱乐八小时。人们罢工,走上街头,游行示威闹革命。终于,革命获的成功,同志不须努力了。各地的劳动节,以当地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的起始日为准。维多利亚州包括墨尔本,劳动节在3月的第二个星期一。如今,墨尔本泉街(SpringStreet),一座888纪念碑,已经矗立了一百六十多年了。
       国际上的五一劳动节,源起于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工人大罢工。怪的是美国“发明”出这么一个节日,让全世界过,自己却另外单过——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五•一劳动节另有一个大陆人闻所未闻的名称——“国际示威游行日”。
       闲话休提。
       走出家门,看见邻家后花园飘起了青烟。哦,这家人个个都是急性子,已经虚胃以待,架起了烧柴的烧烤炉,说不定都开始大快朵颐了呢。
       不光能看到青烟。他家的男孩子正跳着蹦床,两个金发脑袋此起彼伏,冒出围墙,看着很有意思,也有点怪异。更吓人的是,秋千和女孩,一会儿高高地荡到空中,斜斜地进入眼帘,又甩下去,再斜,嗬嗬!
       哟,飘出青烟的不止一家,多着呢!
       居民区的公园里,绿地上,也聚集了不少家庭,使用固定的BBQ炉子,忙得大呼小叫,狗窜猫奔。
       附近的露天泳池、足球场、网球场、橄榄球场,都有人蚁聚而至……骑健身自行车的也不少。赤膊跑步者和平时一样多。高尔夫球场呢,估计也很热闹——全澳洲有3000多个呢,打一场球的花费约30澳元(约150元人民币),真是平民爱好者的天堂。所以,越来越多的华人迷上了这项运动。但是,我认为,它最莫名其妙,一竿子打个球,要开车出去追个球!找个球!捡个球!
       各家平日搁在前院休息的快艇,都挂在拖车后,奔赴大海。墨尔本有80%的人口沿海而居,不去游海,岂不可惜!
       快艇之外,还有房车。从周末假期开始,同样一辆一辆失了踪影。游海和露营,最受年轻人青睐;中老年明白“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不甘落后,同样喜爱。
       想去热闹的街区看看Moomba(聚合,痛快玩)!墨尔本每年的劳动节庆祝游行,都和Moomba节成双成对,比两夫妻还紧密。可是新冠疫情还可能随时出击呢,不知道今天Moomba不Moomba。
        先得吃东西。
        我一向认为,好胃口比好味道难得;只要具备好胃口,一切食物都有好味道。据说长得好看又喜欢吃的才是吃货,长得不咋的还喜欢吃的叫饭桶。唉,饭桶就饭桶,不管那么多,吃!
        可是当地的西餐太糟糕,尤其三明治里的生鲑鱼片,最难吃!有好胃口也不行。当然也有好吃的,这就是披萨,一块在手,粮食,蔬菜,肉,都有了;热狗也还行。黏笃笃一缸黑稀饭,居然是鱼翅粥,那么好吃不好吃都好吃。
        但不能次次吃披萨啊。中餐很一般,不怎么辣不说,还有点甜,也不怎么样。是福建人学着广东人开的餐馆。
        据说福建人厉害!不一定有文化,不一定有钱。但“三分天注定,七分靠大饼”,能吃苦,能吃大饼,吃饱了有拼劲。例如移民,一族人凑钱送一个人出国,这个人立住脚了,一个一个把族人捞出来。最后,一族青壮差不多要捞光。
       剩下越南餐比较可口!虽然炸春卷,生春卷,粉春卷,全裹了肉,腻人。但饭,菜,河粉,都辣,面包也辣,统统好味道!
       去吃河粉,可悲的是,居然只有半碗;可喜的是,另外半碗全是肉。悲喜交加,左右痛苦。想起《越南十八怪》:男人头上绿帽戴;脸上纱巾盖;脚上穿拖鞋;旗袍叉口腰部来;生吃野青菜……河粉里,果然就有一束野青菜,口感和味道,兼顾了香菜和芹菜。越看越像薄荷。但相貌不太一样。是洋薄荷?或越南薄荷?另配绿豆芽,洋葱,蚝油,柠檬。鲜辣椒切成圈。油制辣椒不怎么地道。一碟小米辣还行。
       遇到了怪事。越南餐馆里,每一盏灯下,都挂着一个装满水的透明塑料袋,袋子里还睡着十几个硬币。干什么用的呢?猜不透。问。大堂经理长了一副国家干部模样,回答:“赶苍蝇蚊子。”嗯?赶紧拍照,拍三百,取一张,发朋友圈。
       越南区也搞活动,热闹。猛一看,以为是人民群众,正欢天喜地走上街头,帮不认识的人使劲,热烈庆祝某某甲一举粉碎了某某乙呢。当然不是。就是过劳动节,而且“长期”过——似乎已经过了两天了。大街上,一个秃头的白种老男人,耳边抖动着几绺被风吹反了的长发,参与强势围观,但很安静。表演早开始了。那儿本来没有广场,跳舞的人多了,也便有了广场。老少齐吼奔放的歌,跳舞,跳原地蹲下去又站起来的热舞。有个别女士像公主一样跳舞,多数人像妖怪一样蹦跶。短腿高小伙舞狮子;长腿矮汉子戴墨镜打拳,先用外语高呼,后用汉语高喊,“如果你想挨揍,就去练太极;想揍人,就来练搏击!”一老汉梳起五五开式中分耍杂技。热闹是热闹,也滑稽,加之都戴着口罩,更充满怪趣,可是不好听,不好看。唯有一个魁肥大爷,不知道为什么,脑门上鼓着一个大包,像是被资产阶级的铁拳打了一下,打成了寿星的款式,穿着红色和尚长衣,心里惦记着群众,化装成财神,在发送红包,最有吸引力。我一时失去理智,放弃围观,平生第一次,像叫花子一样伸出了手。心想红包里,可能是一张越南币,好玩!退回原地,打开红包,一分钱没有,而是一张英文版的“乐透”彩票。
       心里惦记着Moomba!澳洲本地新冠病例已经清零很久了,重大活动会在体育场内举行。无需为安全担心。
       于是,我怀揣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澳洲的越南侨民,赠送的彩票,琢磨着电灯下,那装水装硬币的塑料袋,啃着原本用于加餐的越南辣面包,愉快地赶往闹市区。

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