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围城内外

首页 > 散文 > 围城内外

中尉笔记:从起点上台阶

作者:艾平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6785      更新:2021-01-13

       人生路上不全洒满晨曦,有时一抬头已近夕阳黄昏,路还有很远,只有风的呼哨传来。有时像赶火车,一路小跑还是误点了,在漫长等待中听汽笛响起,无视大巴穿行而过。有时又像上台阶,翘望山顶雾岚缭绕,不由却步;鸟瞰山脚一片混沌,前进后退都没有路,不如小憩等待一个过路人。其实,人从起点到终点,有时需要坚持一下,或灵动一下,要么等待一下,兴许会摘到你想要的那枚果子。

       有一年,我到尧山景区参加业务培训,次日课余,见有学员遛弯找诗趣,我也跟伴寻幽,听得山鸟磔磔云霄间,目光望断在崖上老树枝头。再日,红霞铺满东天,与人登高俯瞰,以求纳尽沟谷风貌,岂知心有旁鹜,回到住处已不记得了许多。第四天傍晚,室友搭伴去采购山货,打点归程捎带,七日学程刚过半数,人已不乐而思蜀了。我终于也耐不住了性子,不过这时候天下了雨,山林摇曳出别样的风致……

       凡事期望值不要太高,也许合心意的东西不期而至,一如我们生日来临,本想吃顿寿面了事,不曾想恋人手擎一束玫瑰突然出现在眼前。而在劳顿中筹备,巴望高朋满座,其结果犹似梦觉,窗台上的水仙花,压根儿不会变作美少女款步而来,更无须护花追蝶,梦中的幻象有来因不免失真,落寞与懊悔只能陷入愈久的臆想,因而,破译生命密码的手很难说放在哪个键上正确,而误撞的几率又很小。但记住一条不会离谱,拿老戏骨的话说,不备行头,莫要趁台子赶场子,抢了角儿风头,搞砸一台戏,那才是献丑了。

       圈子或叫拉山头,是个无处不在的幽灵,筑起一道道篱笆,分割了世道人心,也就是通俗里说道的鲶鱼一群,戈雅鱼一群,鲫鱼与红鱼为伍不了,习性和生长轨迹决定了存在状态——拒绝你的地方,有弧光刺眼,那不是你生活的圈子。

       为什么时下同学、老乡、战友等各种五花八门的聚会温度骤降,原本走俏的情侣服也少有人问津,连象征爱情的鲜花似乎亦从案头消失了,代之而为手机传情、图片发送?看似时代演化出的又一种交往形式,实乃生活情调在凋敝,一叶叶地脱落主干,寥无生机。

     “有梦难寻觅,全是夜苍凉,晨曦一线跃东山,一朵花红路旁,擎起自己,擎起一缕春光。”春光不独照高楼,也沐浴小草和山道,只不过通往幸福之路有曲有直,节奏有快有慢。

       其实,从起点上台阶,走走歇歇,未必耽误行程,而疾速追赶前面的人,往往忽视脚下的绊子,一个趔趄便是大停顿,赔掉好心情可以救赎,但时光会变老。

       可以想见,喟叹自己年轻时莽撞,拉长了走向目的地的时间,而不去估算仅余的光阴长度,同样是由臆断衍生出的误读,徒增失望情绪,陷入无助和无奈的窠臼。

       我们会喋喋不休地抱怨生活的琐碎,占据了思想空间,挤掉了手里的时间,却不会反悔童龄结下的友谊,那份甘醇来自纯真无邪,就像井水无论放在什么容器里,泥土味儿不会变,不变的东西又有限。既如此,与其等待友情支援,不如一步一挪自己,只要有风景于心,心中落日依旧燃烧出彤云。

       小说《西游记》看似神话故事,其实为一部历史教科书,充满游走社会的人生智慧,于古于今都有启迪作用。唐僧师徒四人各有各的本事,在菩萨的撮合下,组成一个跨国公司团队,圆满完成了出境求学和取佛典任务,挤进了佛国大圈子,设若任何一个单挑行事,可能连十里地都走不出,就连猴王的杂耍也终是无用武的把戏,甭说度化金身了。

       因此,人都是一根木,放在适宜位置便是大厦一柱,找到自己那个支点,确立一种信念,融入社会大潮中,你便不再是一浆一帆了,而是搏风击浪的航船。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