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围城内外

首页 > 散文 > 围城内外

中尉笔记:隔帘看门外

作者:艾平      阅读:1384      更新:2019-01-19

     庄周在阐述生命义理时,讲了两个故事:伐木工人放弃不适于匠用的一棵大树,而砍了它周围的一般树木;山民宰杀不会叫天的鹅招待客人,却留下另一只能歌的鹅作伴自己。树和鹅的命运截然不同,鹅因无用而丧生,树因无用而保命,人的价值取向决定了存在或灭亡,与优秀或不优秀几乎没有关系。
      曹植曾以高树多悲风自喻命运不济,才高招妒,或有矫情的成分,其胞兄魏文帝曹丕未必那么寡情,逼他写七步诗,无非想敲打这位小弟,别太张狂任性了。贵为一国之君,岂把一儒生当沙子搁眼里?况且曹丕不输文采,也位列魏国文坛首席,乃与父兄平起平坐的主儿。文人拿自己比照周围一切几乎是通病,以敏感心揣度政客更是谬以千里。
      曹操舍弃曹植而拿曹丕做接班人,确为明智选择,打心眼里喜欢不等于管理学上的认可,放浪形骸为官者忌,拿笔杆子的手怎能握枪杆子经营江山?曹丕上台后,还是给了曹植机会的,怎奈他心高气傲,自认圈子小,牛大踢不开场子,怨气横溢,招致诸多责难。当然打黑枪放山炮的人有之,人性丑恶一面,在官场裸露不是什么怪事,自甘被奴化役使才悲催。有多大头戴多大帽子,官人比庶人看得透彻,又往往止不住脚步,在蜂拥中酿造践踏的悲剧。
       爵位世袭制被士大夫推崇,概为水老倾向自己一方流,养肥了坑池里的鱼虾,分送给处江湖之远的白丁,他们能乐意?权利以失去自由为代价,可有几人把天然心性当回事儿?
      曹植以诗人秉性驭车官道,不碰南墙才怪哩!于是只好做他的专职诗人,办文学沙龙泄郁闷。树高乱摇枝,早谢一树花,都怨秋风凉吗?庄子思辨的精到在于悟透官场路漫漫,该用时用上,该无用时变无用,保全生命是谓大用。
      诸葛亮被读书人膜拜,实羡慕他遇到刘备这样的知音,筑造了君臣楷模神坛,连南宋大才子辛弃疾掰指头数英雄都唏嘘不已。殊不知,他自己不是被同代的刘备们忽视了,而是审时度势的火候不到家。眼力不够产生误判,失了牵引的绳索,在山腰打提溜不甘心,苦吟《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以抒愤。
       怀才不遇的歌人,叹毕“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又自比前朝名将廉颇不老,为酬壮志作广告。其精神可嘉,其憨态可掬,至此文人相毕现。换言之,好诗好词也出在这等次人手里,小家子气怎能孕育出文学冠婴?辛弃疾跌了仕宦跟头,抱得另一个金娃娃回府,得失只道站在那个坡头看。
      辛弃疾出世晚于曹植近千年,二者书生意气相通,异趣在于俩人着眼进取上。曹植甘愿舍弃遛鸟逗狗的日子,去平定东吴和西蜀割据势力,在杀伐中立威扬名,飒爽盔缨。辛弃疾目睹南宋小朝廷不作为,老想着再度出征抗金,收复中原失地,把胸中韬略当资源开发。曹植不甘寂寞,辛弃疾是寂寞不得,园中刺玫与野蔷薇,各有成色。尽管两位文学大师胸臆有别,也都是末路英雄,希望国家统一的心声却一致,民族文化浸润出的人格国风,熠熠生辉。
       庄子故事里枝繁叶茂的大树和灵气十足的山鹅,称得上秀林之木和家禽娇子,两者保存下来的轨迹迥异,给人的启迪雷同,这就是到发挥潜能的时候,带给社会长久的福荫和歌声。
       一场雨后,门前夹竹桃花瓣叠合,往日隐身的叶儿,露出厚而韧的形体,呈现青绿的娇态。隔帘而望,又是一姿绰约。捡几片光滑油润的碎花,夹在书页间,作今夏的珍藏;或然过了若干年,它枯缩作无影,却在我心播下一粒种子,萌芽于下一个春天,在濛濛细雨里长成一株向阳花木。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