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中尉笔记:野蔷薇

作者:艾平      阅读:1729      更新:2019-01-13

   
       民间写手段发展曾以鹿马羊狗为喻体,写了四首或贬或褒诗,由自己挥毫书写,装裱于玻璃框内,悬挂在住宅中堂,俗称四扇屏条幅。四扇屏匾额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可谓奢华墙饰,许多家庭只能用麻纸写字标示书香。那时我家老屋土墙上,除挂毛主席像外,就是祖父的毛笔字。给我印象深者莫过于东隔墙上的横匾,边框由秫干扎结,“人间正道是沧桑”匾文周围,以浅绿广告色涂饰。祖父友人来家不避室陋和墙贴凌乱,赏毕字艺,方入座言它。
       或许在文界无名如段发展者,只一株草,也鲜有读他作品的粉丝,但这个文化群体确是个存在,悄然于一隅乡土开出各种各样的花。这些山茶水荷未必出现在纸媒上,又未必不是花中珍品,段氏评犬诗便是一朵蔷薇奇葩。
       怒目睽睽气势骄,雄心似欲逞英豪。
       门墩装虎終非虎,毛尾续貂不是貂。
       拼命方能追兽兔,鞠躬竟敢比萧曹。
       林中高鸟朋干尽,笑坏扬州郑板桥。
       痴迷于民间文化渔猎,把捕捉的精神碎片,缝补到时空大气场中,折射人性的光芒,贾平凹先生无疑是这方面的高手。我喜欢阅读他的散文,新颖逼真自然,如山涧淌过搭石,剪碎一缕缕涌水,挽鬏一潭绿。陕菜好吃且上得了大厅堂,贾平凹一语道破天机,写文章不仅写出意境,还得写来意趣,把日常拾来的故事碎片,像佐料一样揉进文间。
       民俗造就民语的形象化风格,简短几句便表达出行为意向。几天前途径一菜市,忽闻叫卖声,转头见一老妪蹲于墙旮,接着,看她篮子里鸭蛋。老妪抬眼道:“一元一个,买十送一”问她何不裹泥咸腌,她掫着鸭蛋宣称,水库边鸭子吃米虾,蛋黄自然红。看我信疑参半,她脸上漾笑自白:“家里阴天一人,晴天两人,懒得做作。”同蹲一少妇,见我眨巴眼睛不悟,呵笑着解谜,“晴天太阳下,人连影子不是两个人嘛”。我禁不住发问鸡鸭暑天下蛋小且少的缘由,少妇抢答:鸡鸭在歇晌哩。
       民间艺人在创作取舍上,匠心独运功夫也很到家,就像使筷子拨拉芹菜梗上菜叶分离着下锅,简单不乏技巧。市郊某乡政府新建一楼房,欲在楼头山墙绘一幅壁画,请来美院几名画师雅绣。画师们绕乡府大院转悠半天,开始构思壁画寓意色调。匆匆几日过去,不见壁上生景,乡头头眼看落成剪彩典礼临近,只好叫来本地一画匠支差打关。
       土画家走到墙下,手搭眼棚望了一阵,开个单子叫主事人买来颜料和几团碎布,就地找来一根长竹竿。打格定位妥当,他将颜料摊在塑料布上,把棉布缠到竿尖,而后执竿点红,回手沾绿,对墙体一番涂鸿,两天光景,一幅山水图落户衙门,乡政府为作答谢,将麾下一套住宅打折给了他,惹得初来者一肚子牢骚。
       在这里我无意菲薄画院派学者,他们擅于纸上作业,面对墙板石坪可能不顺手,而民间艺人由于环境因素,在实物上雕花印画,堪称一手绝活,尤其运动不断的国情宣传,为他们打开独特的天地,练就一井之地可耕墨,五丈方圆能勾画的本领。
       官文化体制犹如孙悟空金箍棒点地划圈,妖气不入,人气也难以外溢,囿于圈子而泯于圈子。人性之于兽性,人性失而野性发,兽失野性变而为羊,牧羊犬夹在羊群里,狼便有了幸福日子,换句话说,作家笔秃了,好文章没了。民间艺人无圈环可依,因之文学山火喷吐着愈烈的走势,即便文墨窝在抽屉,也会椎破露出尖儿——生命自由奔放擦亮的不光生活通道,还有精神走向。
       其实,写文章人不乏两个梦,一是留下经典,二是凭文立命;两者兼得,招人隠恨;不得其一,便抬出清高作态。私欲如同老水车,齿轮转数与喷水量等高,渠水畅流不绝,否定人性之私,无异于性压抑者,把打更木鱼当天明盼头。
       当代新诗不如歌词写得好,而歌词恰恰吸取了民歌精髓,语言明快有韵味,不乏哲理,把心底潜藏吐露得汨汨滔滔……所谓新体诗要么直白少情无韵,要么隐晦生涩难懂,无味之水非渴不饮,难操之器非急不用,也应了那句诨话,正版书无人问津,何谈盗版﹖于是诗人只好裸奔。
       老世纪里,司马懿以手加额,保佑魏国领土完整,我则为文狐文学网创始人方敏女士捏把汗,像臣子忠告君王,莫因美人失江山。当下文学是妾,物质生活是金銮殿。她说,小女子志在文狐灵动,焕春一刻。斯时,我仿佛看到青岛的海波,泽沐一乘方舟,在浪烟里颠荡亢进……
       民间文化由着艺人自己搭台演绎,以救赎他们濒灭的唱板,开垦的犁波溢出泥土芬芳的同时,糟粕的病灶也在泥沙温床上变异出怪胎,以讹传讹的根系不是仍在繁殖莠枝败叶吗?
       抉摘民间闪光的燧石,摈除魑魅磷火,洗丽一片云海,这是方敏和她的团队的祈愿;也只有站在山涧泉头眺望那一湾水,在万家灯火中找到阑珊处,才能正传民间文化。于是,我得出这样的悖论,人与其把才情锁在夜郎宫闱,不如到荒草间寻一方平展,像智障者头枕土坎,美美地酣卧。
       然而,生命更需要一块石板供自己舞蹈或雀跃。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